萬歷野獲編補遺

編輯:知識號互動百科 時間:2021-04-19 07:12:15
編輯 鎖定
四卷,沈德符撰。德符,字景倩,明浙江秀水(今嘉興)人,萬歷四十六年(1618)舉人。家世仕宦,隨父寓於京邸。同當時士大夫及故家遺老、中官勛戚多有交往。近搜博覽、博洽多聞,尤明於時事和朝章典故。功名不就,回到家鄉秀水以後,將故所見聞仿歐陽修《歸田錄》之體例,隨筆記錄。德符留心史事,頗具特識。該書記述起於明初、迄於萬歷末年,內容包括明代典章制度、人物事件、典故遺聞、階級斗爭、統治階級內部紛爭、民族關系、對外關系、山川風物、經史子集、工藝技術、釋道宗教、神仙鬼怪等諸多方面,尤詳於明朝典章制度和典故遺聞。所記大都博求本末,收其是而芟其偽,常者固加詳,而異者不加略。內容翔實,在明代筆記中堪稱上乘之作。為研究有明一代歷史的重要史料。今據通行本整理。
作品名稱
萬歷野獲編補遺
創作年代
作    者
沈德符
卷    數
4

萬歷野獲編補遺著者

編輯
明·沈德符

萬歷野獲編補遺朝代

編輯

萬歷野獲編補遺版本

編輯
姚氏扶荔山房刻本

萬歷野獲編補遺卷數

編輯
4

萬歷野獲編補遺部分內容閱讀

編輯
浚弒太子?并乳母同埋其事與朱全忠殺故太子德王極類但浚不反耳。今謂宮人觸金香爐有聲致?驚殞。此李煌太子事浚黨妄移之以飾浚罪正如以韓琦處元昊刺客事亦移之浚謂遇苗劉行刺于秀州同一囈語。
按洪武十八年乙丑會試取中四百七十二人蓋罷科舉者已十五年不妨多收。文皇靖難開科與開國無異故所錄如其數。又興武十七年甲子應天鄉試中式廖孟瞻等二百二十九人亦鄉闈所絕無但不知永樂壬午鄉試數若何孟瞻登進士為承敕監庶吉士以受贓論斬。
【儒生保輔臣】嘉靖九年八月桂萼被給事中陸粲彈章與張璁同罷以尚書致仕。未幾璁即召還而萼仍家居史館儒士蔡圻揣知上意上疏頌萼功請召之。上即俞其言賜萼敕獎諭敦促上道矣。至十二月萼未至聽選監生錢潮等。又上疏請遣使趣大學士萼還朝與璁共輔政時去歲終禁封三日耳。上怒謂大臣進退斷自朝廷乃敢狂率奏擾且倡自蔡圻并圻下法司逮訊時人快之。時萼尚在家宜即堅辭未幾赴闕然已與張隙不得行意邑邑幾余仍致仕去遂死。蓋在得患失兼而有之蔡、錢二生何足責也。
【貢害】今南直江陰縣貢子鱭起自洪武間太祖幸江陰侯吳國興宅以鱭供御膳上賞其味命歲貢萬斤為一縣大害。至隆慶二年用光祿寺趙錦言始減其半。國興即吳良時未改名也松江府大紅云布至今為巨害重繁之役相傳其鄉人錢文通(溥)為翰林時服以進講為英宗所屬目問知出于松江遂命歲充御服。又太倉州白苧布本閭左所衣不足供上方偶有以餉壽寧者服以侍內廷曲宴孝宗與孝康后亟稱其嘉命本州歲貢六十匹。時州治初建軍民未安撫臣彭禮力爭之乃得稍減又數年而停止。蓋圣主皆無心厲民無奈邪臣導誘為害一方遂至于此。
●卷三
【鎮滇二內臣】太監錢能女直人兄弟四人俱有寵于成化間曰喜、曰福者俱用事先死能號三錢出鎮云南其怙寵驕蹇貪淫侈虐尤為古所未有。其時有二事最可資笑:云南有富翁病癩其子頗孝能召其子曰:汝父癩傳于軍士不便且又老矣今將沉于滇池。其子大恐出厚貲乃免。又王姓者業賣檳榔致富人呼為檳榔王家則執其人曰:汝庶民也敢惑眾僭號二字王復盡出所有方免。后繼之者雖貪求無厭聞斯事未嘗不失笑也。能后守備南京弘治末老死京師正德初賜葬最勝寺人疑無天道。其幼畜錢寧于滇晚俾專鎖鑰。能病寧利其所有遂進毒于能而死。寧初名福寧兒者是也本李巡檢之家生子然則能之惡亦不為漏網。錢寧后被武宗異眷至賜國姓其授刺公卿直書皇庶子朱寧后以交通寧庶人為同類江彬所發奪爵下獄。至世宗登極寧坐寸磔。其子永安官后府右都督時方八歲亦坐斬報應之說似亦不誣。至弘治中內官吉慶出守金齒路選京師惡少從行括民財不遺錙銖勢若擄掠所收貨皆寶石擇最珍者櫝以自隨籍扃一室晝夜守之群兼垂涎不能得日謀所以死慶者。會慶病渴各兼禁水弗與醫來私賂之進金石藥慶燥極呼親信出櫝中寶易水活命得寶者復馳去不顧慶突地而號發焦膚裂死。從者各載貨逃去尸蛆逾月官司方為瘞之。成化中無足論若孝宗朝號極治而中官之橫至此即滇南一方而普天可知矣。究皆為輿臺所毒多藏之能殺身至此哉!世廟初政毅然盡革之真千古卓見。今上二十六年又遣中使楊榮入滇開采諸礦因而搜取寶石詐擾諸夷土司俱蠢蠢謀亂若不撤回西南憂未艾也。若天津之馬堂福建之高き遼東之高淮徐州之陳增湖廣之陳奉廣東之李鳳、李敬通灣之張燁湖口之李道儀真之暨祿兩淮之魯保山西之孫朝陜西之梁永江西之潘相宣大之王虎河南之胡濱幾遍天下其播毒皆楊伯仲也。
宣直隸新城人進士起家天順初為御史。時更化之初宣建白多可采上目屬之立拜鴻臚少卿歷憲宗朝甚被眷注上作連環詩以賜之以今官致仕。歸家后妾生子匿之鄰家其妻又來搜之不獲子始得全此其妻被杖以后事也。宣至弘治十年始卒。弘治十一年泗州知州許弼妻孫氏妒妾朱氏有娠以藥毒之不死用鐵椎擊其腦朱懼自縊死。復以石壓其腹羊毛塞其口鼻以棺載出復活。事發上命杖孫氏八十離異。
按唐人謂不由詔命而自宮為私白本朝無此名今圣語云云必從史冊得之者。
世傳其夫人晚年有諷以畜妾生子者夫人笑曰:老身尚是女兒人始知楊之隱宮此妄傳也。
邦寧又遇大司寇劉白川(應節)不避道劉叱之下馬今六卿未必有此事矣。[1]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出版物 , 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