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孝孺集

編輯:知識號互動百科 時間:2021-04-19 07:12:10
編輯 鎖定
著者
明·方孝孺
朝代
書目提要
方孝孺(1357~1402),字希直,一字希古,寧海(今屬浙江)人,人稱正學先生。明初著名學者宋濂的弟子。以薦召授漢中府教授。建文中,召為翰林侍講,仕至翰林侍講學士。燕王(即明成祖)兵入京師(即今南京),使草登位詔書,因不從被殺,誅滅十族(九族及孝孺的門生)。著有《遜志齋集》。方孝孺論學,大抵以恢復夏、商、周“三代圣賢軌業”為宗旨,深受程朱理學思想熏染。文章則醇深雄邁,縱橫豪放,接武宋濂、劉基,為一代大家。孝孺被害后,文禁甚嚴,遺稿由他的門生秘藏。直至宣德年間,他的著作才開始流傳,但其中闕文脫簡不少。今據《四部叢刊》影印嘉靖四十年刊本《遜志齋集》整理。以正德十五年(1520)、崇禎十六年(1643)所刻及《四庫》本《遜志齋集》參校?!假|量〗二校。
中文名
方孝孺集
版    本
四部叢刊影印嘉靖刊本
卷    數
25
部分內容閱讀
慮遠

方孝孺集版本

編輯
四部叢刊影印嘉靖刊本

方孝孺集卷數

編輯
25

方孝孺集部分內容閱讀

編輯
△慮遠
洪武辛亥之歲浦江樓君真以文學用薦者赴京師有司將官之君固以疾辭歸。朝之名卿顯人與君交者皆重惜其去相率為歌詩以贊其行凡若干首君嘗征予序予未暇也。及予致政家居以為言。予撫卷而視計其時僅越七年而其人之存者聚散不常于是益知君之賢而嘆斯文之不可復得也。嗟夫予何敢序之哉!
吾郡聞人三百年來如黃巖杜清獻公、鄙邑葉信公學術事業著于國史其余卓卓者數十人類非近世之士所及。至于仆輩而言學于諸公之前真可恥矣!其敢向人說自以為是乎凡今之稱引才藝以夸世俗者皆可恥者也。然古事日遠后生無從知之流俗卑陋而莫之悟亦其所也。仆近者嘗欲為一書紀載前人行業使隱沒微晦之跡昭然布聞耀人耳目以為州閭法式。事在國史者已錄得數卷而不幸棄遺于太史者甚眾欲求其子孫而耆老淪亡無所考質每竊愧嘆。夫人劬一世之力以成其身顯名譽于當世蓋選千萬而二三者也生乎其后者不能為之發明以表揭其志義顧乃使之與庸夫恒人同于泯滅不亦違天道而負公義乎仆文采雖不足取然為是而懼不自知其果不可也執筆憤悱旁求博討卒未有得。執事年高而多聞于嘉言舊事必能記憶幸詳數以教我!府學《赤城志》并望見借當令人抄錄送還。羅先生適縣志不載其行惟云事見鄒諫議浩送董遵逸序及州學三先生祠記及秦少游所作生祠記。少游文已得之三先生祠記學中必有煩令善書者錄示。仆觀古豪杰之士居乎位必有益乎位居乎鄉必有益乎鄉。如使因循乎眾人之中于事無所補則與眾人奚擇焉自京師歸又五年矣于圣賢之道未能有絲毫之補固已獲罪于君子矣欲成小書以贖前過執事以為可否乎當今文學之士莫不砥礪才器以赴事功或聞此舉大笑其迂也。非執事知我安所發吾言耶
【諸葛誕】
得西行書勝接面談遠甚信乎足下之辨于辭也!文章雖小事人謂之能言。仆初不知識及出道歷吳、楚至齊、魯與梁、趙、秦、晉之人交聞人談論能言者聲和而音雅詞切而義明理約而不亂端多而不復聽之使人灑然不倦不能言者終日口吃吃不能達意雜亂滯澀如酥夢中語或故以蠻音俚說嘲哦噢噫使人意悶不樂然后悟文之美惡正類此。讀司馬遷《史記》終日數卷不倦及覽褚少孫《日者》《龜策》等傳未終紙已欲棄去。文豈易為耶詞之美惡人之好惡系焉人之好惡世之傳否系焉而人以易為之甚可笑也!近見他人文數篇讀之漫不成句得其句意不能屬得其意辭不能馴正與楚、粵間人僻處山谷不入中國者與之言(缺)果何人耶足下之文譬如趙人與梁人語聲音已不大相遠雖時或失口尚有趙音然終是能言者非吃吃不暢者比也。
【采苓子鄭處士墓碣】
古之論人志行是觀吾于所遇匪人由天。天之使然圣智莫易豈其不能時有順逆。仲由醢死宰予族夷袞衣大圭為百世師。田恒孔悝盜國欺世一時卿相千古狗彘。子之獲譴或構以罪子則已矣彼亦何在!乃知小人徒爾紛紛毒機既發反中厥身。戕善疾能百鬼所殛灼刺鞭棰俾為虺蜮。子之端直當為明神駕風乘云麾斥無垠。浩然自得何所不可下視斯世汩沒膏火。子當哀之吾敢子悲交友淪喪將誰與依
圣人之于賞罰豈嘗容心于其間哉觀人之善惡何如耳。其善可旌也雖平生之所仇怨烏得不賞之其惡誠可誅也雖懿親近戚吾烏敢避焉蓋此法者非吾之所私有乃天子之法受之于先王而與天下共之者也。竊天子之法賞無功則為?惡罰無罪則為戕善。此二者必誅于圣王之世。
棄我如敝屣不肯相攀援。登高發長嘯目送白鶴歸三山。我友王子喬示予海嶠圖。孤峰拔出數千尺丹光云彩交模糊。
建文三年閏三月二十三日翰林侍讀唐愚士卒于京師玄津街之官舍。明日文學博士方孝孺言于朝上嗟悼久之詔有司給舟載柩歸葬。公卿大夫相與惜其才之晚用用而未及施于人;士君子相與嘆其賢宜其壽考而不幸年五十二而歿;門人學者相與奔走吊哭以為失所依承;而老成耆艾與之交者莫不為之出涕。[1]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出版物 , 書籍